樂聲飛揚 踏歌前行

馬可在演唱

“雙子星”樂隊成員,從左到右分別是二寶、馬可、阿男、小鼓、老高

口述“雙子星”樂隊隊長、主唱馬可 整理 本報記者 曹清

新年之夜,音樂相伴。1月1日,德州市音樂家協會“雙子星”樂隊在德州大劇院舉行新年歌會,為市民帶來了一場視聽盛宴。作為樂隊隊長、主唱,28歲的馬可大學畢業后一直從事與音樂有關的工作,創作了《溫柔》《你的笑聲》《留憶》《初見》《姥爺》等上百首原創歌曲。此前,樂隊多次在市中心廣場、體育公園、長河公園、運河古街等舉辦公益演出,深受人們的喜愛。

如果天空出現流星

你會不會永遠記得

夜晚總是那么動人

你在回憶什么

期待什么

——《溫柔》

元旦當晚,我們在德州大劇院舉辦新年歌會。當20首既定歌曲演唱完,又在觀眾一遍遍的“安可”聲中,返場演唱了2首?,F場熱情高漲、氣氛熱烈,孩子們上臺合影、送花,觀眾掌聲雷動,久久不愿散場。

和樂隊成員吃了頓火鍋來慶祝這一“高光時刻”,到家已是凌晨3點,我依然毫無困意。這是我作為隊長第一次帶大家登上大型舞臺,但我堅信,對我們來說,這只是個開始。

一度失去創作能力,經歷無數次的推翻和自我懷疑,甚至有過再也不做音樂的念頭

悄悄地我走了

向著時間一步一步地

那是我們的青春

最珍貴的時分

永遠在記憶中留存

——《你的笑聲》

在大運河東岸的德州運河古街,有一間20多平方米的小房間,架子鼓、電子琴、吉他、貝斯等樂器應有盡有,正中是一方小小的空間,這就是我們樂隊的排練廳。每周兩晚,樂隊成員都會聚集在此,創排新節目。

作為樂隊里唯一一個以做音樂為主業的人,從演出節目策劃到日常管理,從檔期排定到樂器運輸、后勤保障,全由我來掌控。

對于現在的狀態,我很滿意,卻又不甚滿足。

2016年,我進入中國第一所現代音樂學?!本┟缘岩魳穼W校學習,最初主攻吉他。開學一個月后,我拿著自己的原創作品請老師指導,他聽后表示我屬于“創作型音樂人”,建議轉到編曲專業,并將我介紹給了幾位學長。正巧他們的“鳥語花兒”樂隊正在招人,經過一番考察,我成為樂隊的吉他手和主唱。

課余時間,我們會找一些Livehouse、地下俱樂部演唱。這期間,我先后創作了近百首作品,有民謠,也有搖滾、流行等不同風格,在一些地下俱樂部頗受歡迎。彼時我們堅信,樂隊在不久的將來會被全國人民熟知,我也覺得自己會成為一個知名音樂人。

曾經的意氣風發終抵不過歲月的打磨。

那幾年,北京的樂隊如雨后春筍般破土而出,我們的演出頻率從一周五六場縮減到一周一場。畢業后,大家各奔東西,默契地再也沒有提起當年的豪言壯語。

為了當初的夢想,我毅然留在北京一家錄音棚做調音師。北漂的日子很苦,我租住在一個狹小逼仄的房間。冬天穿著大棉襖,戴著頭盔,騎一個多小時的二手摩托車去酒吧毛遂自薦,只為讓自己有個演出的機會。

可是,機會少之又少,所掙的錢也僅夠維持日常開銷。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巨大鴻溝讓我一度感到茫然無措,心里的落差、失望與焦灼反復折磨著我,一度失去了創作能力。經歷無數次的推翻和自我懷疑,甚至有過再也不做音樂的念頭。

好在,失落的日子里,有妻子的陪伴、支持。

2021年,在父母的勸說下,我回到德州,開啟了全新的音樂旅途。

內心總有一股火在燃燒,關于音樂,也關于最初的夢想

那天你踏青而來將我的世界整理精扮從此我愛上了花朵的盛開

——《留憶》

在很多父母的認知里,做樂隊不是個正經職業。因為在北京處處碰壁,回家后,父母多次催促我找個朝九晚五的工作。但人只能活一次,按部就班是一種選擇,做自己喜歡的事也是一種選擇,我更喜歡后者。在一次次地爭吵、冷戰后,他們終于妥協了。

在德州,我加入了“緣音”樂隊,仍然擔任吉他手和主唱,主要去酒吧、企業、商場等進行商業演出。生活漸漸歸于平淡。

可是,我的內心總有一股火在燃燒,關于音樂,也關于最初的夢想。

彼時,我認識了阿男,他是一個琴行老板,曾加入過不同樂隊,任何位置都能勝任。每次在手機上刷到別人演出的視頻后,都會轉發給我,并訴說他內心的激動。他說,這是一種對音樂的本能反應,能給予他無窮的力量。

正是這句話,讓我意識到,音樂是無止境的,我要用音樂做點有力量的事,把這份力量帶到更遠的地方,帶給更多的人。

2023年元旦那天,我和阿男——兩個雙子座男人,成立了“雙子星”樂隊。

經過討論,我們決定將樂隊定義為流行風格。演唱時偶爾會加入搖滾、民謠以及一些相對小眾的音樂元素,力爭讓更多人感受到音樂的力量。

去年3月12日,我和阿男帶著一把吉他、一個話筒、一個音響,來到市中心廣場進行公益演出。連唱帶跳共唱了10多首歌,其中有2首原創,但并沒有吸引多少人。很多人都是站定看了一眼,又匆匆離開。

說不受打擊是不可能的。難道是我們的方向錯了?

在家悶了幾天,一個朋友建議,可以開個抖音號,在上面發演出預告。我從床上一躍而起,3月17日注冊了“天火雙子星”抖音號,頭像是我和阿男的寫真。

3月26日預告了3天后在市中心廣場的演出,并邀請其他2名做音樂的朋友同臺。當天,我們演唱了兩個多小時,我第一次看見近千人圍在一起看我們演出。同時,我們用手機進行現場直播,在線瀏覽量達到16.5萬。

趁著熱度,我們先后到體育公園、長河公園、大學路銀座等地進行公益演出。每次演出,大家都跟著音樂點頭、跺腳、打節拍,還有人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,如聽演唱會一般隨音樂搖擺。抖音號也從最初的10個粉絲增加到近萬人。不少外地網友拜托別人買花送到現場,甚至一位素未謀面的大哥覺得我們直播的手機像素不高,自費買手機讓我們直播。

我的夢想,終于實現了嗎?

把生活寫成歌,將歲月譜成曲,那時,大家會說,原來堅持真能創造奇跡

陽光抖落樹上的櫻花

你用指尖順直頭發

回眸莞爾一笑

我即便傾盡此生

也無法

定格頭頂上的煙花

——《初見》

考慮到樂隊今后的發展,我們決定招募成員。這個過程并不容易。要先搜集當地樂隊演出的資料,然后趕到演出現場去觀察樂手是否合適,留下自己的聯系方式。有些人前來應聘,但是適合我們樂隊的寥寥無幾。經過多方選擇、朋友推薦,最終有了現在的樂隊。

樂隊固定成員有我(主唱)、楊善超(主唱)、阿男(節奏吉他)、老高(主音吉他)、王寧(主音吉他)、二寶(鍵盤)、小鼓(鼓手)、張奕(貝斯)。

樂隊是個團隊,齊心非常重要。但8個人相處,矛盾一定是無法避免的。除了我,大家做樂隊都是兼職,這就導致排練時間有限。排練時若沒有達到理想效果,我會毫不留情地指出來。慢慢地,大家越來越有默契,有時在排練時對原曲進行一些改編,玩些花樣,增強與觀眾的互動。

隨著演出經驗的增加,我們的心也開始大了起來,想站上大舞臺展示自己。機會來了,2023年11月19日,我們受德州學院的邀請,去校友演唱會演出??粗_下的學生,我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。他們里三層外三層地跟著節奏揮動手臂大聲合唱,手中的熒光棒照亮了夜空,也照進了我的心里。

演出結束后,阿男說,臺下那么多學生,如果因為我們某句話、某句歌詞得到了啟發,愿意去堅持夢想,看到希望,那么我們就沒有白來。

正是因為這次演出,我認識了德州市音樂家協會主席杜軍。他從網上看了我們每場公益演出,看到了我們的努力,也理解了我們的堅持。他問:“元旦當天,你們愿不愿意成為站上德州大劇院舞臺的第一個本土樂隊?”我們欣喜若狂。

協商演出曲目、參與舞臺設計、一遍遍審核……我們的排練時間更緊張了。從最初的一周兩次,增加到一周四次。大家下班后飯都顧不得吃就開始排練,一直到凌晨才回家。

1月1日晚7點30分,德州市音樂家協會“雙子星”樂隊新年歌會在一曲Beyond樂隊經典曲目《俾面派對》中,正式拉開帷幕,現場氣氛瞬間點燃。這次,我們還帶來了《你的笑聲》《溫柔》等多首原創歌曲,觀眾的聲浪甚至一度蓋過現場音樂,讓我久久不能忘懷。

今年,我們準備和市音協去各縣市區進行公益演出,做一個屬于德州人的音樂節,讓更多人因為我們喜歡音樂,因為音樂喜歡這座有活力、有色彩、開放包容的城市。同時,我們會繼續堅持原創,多創作本土作品,把生活寫成歌,將歲月譜成曲,希望我們白發蒼蒼時依舊可以登上舞臺,那時,大家看到我們一定會說,瞧,原來堅持真能創造奇跡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-日本一级黄色大片免费看-欧美一区二区一级视频免费看-欧美黄色精品黄色区一区二